申博sunbet开户

广州老人空巢20载 长久分离换子事业有成

【10月05日讯】伴随着儿女们离家求学、就业和结婚,统计显示中国目前至少已有2,340多万老人「独守空巢」。广州市有一位80岁的刘伯和老伴,两个儿子都在国外事业有成,在外人看来是很有面子的事情,但这种面子却是以分离20年换来的。

空巢二十载 儿孙隔万里

《广州日报》报道,家住喧嚣的广州环市西路的刘伯和老伴,两个儿子从18-19岁开始就远离故土,分别在美国和澳大利亚求学定居,转眼就是20年。

刘伯总笑着说已经习惯了,但有话,没多少人可说,病了,难以及时得到照料,东西坏了,没人修理……

子女事业有成,长久分离换来

湖北人刘伯几十年前因工作调动来到广州,在广州没有什幺亲戚。现在刘伯退休了约20年,孩子与工作,充实生活最重要的两样东西几乎同时离开了他。

儿子们是刘伯的骄傲,其中大儿子在澳大利亚从事IT行业,已经买了一栋别墅,小儿子在美国一家大学做生化教授, 「已经培养了几个博士了」。

孩子事业有成,在外人看来是很有面子的事情,但是这种面子却是以长久分离换来的,儿子们从18-19岁开始,就已离开家长在外求学。时光荏苒,转眼就是20年。

出门想逛街 却无处可逛

刘伯与老伴为了打发时间,除了去市场买菜,偶尔喝茶,就去逛逛街。但其实,家周围没有什幺「街」可以逛,没有公园,没有大商场,甚至连树阴都难得一见。出门就是车水马龙的环市路,上面还是内环路的高架桥,呼啸而过的汽车让年轻人都觉得喘不过气来。

高血压突发 老伴在湖北乾着急

「平时在家,最怕的就是生病。」刘伯有慢性心脏病、高血压,他很担心万一突然有重病,该怎幺去到医院,无论是他还是老伴,都没有力气将对方背下楼去。「儿子在国外,远水解不了近渴。」

有一次,刘伯的高血压突然发作,「三分钟之内,天旋地转,完全动不了,只能用手死死抓住床沿。」黑暗中,刘伯只有一个念头:「这下完了!」一个小时后,病情渐渐缓和,他才东抓西抓地摸到床头的电话,给远在湖北的老伴打了一个电话,老伴只能乾着急。后来,刘伯只能拖着沉沉的脑袋,一个人亦步亦趋地走到医院打吊针。

手机捆绑电话 生怕漏掉儿子来电

虽然跟儿孙相隔万里,但刘伯与老伴还是以另一种方式时刻「照看」着他们。

刘伯的电话和手机是捆绑在一起的,他天天带着手机,虽然一年下来根本接不了几个电话,他是怕漏掉了儿孙的电话。儿孙一般是週末早上8时到11时之间来电话,刘伯这天一般不出门,坐在电话机旁,隆重地等着,即使实在要出门买东西,「也绝对不会超过5分钟路程。」

刘伯总是关注着美国和澳大利亚的重大事件,一旦报导那里有自然灾害等,心里会着急,他就会打电话给儿子们,问问他们有没有受到影响。

疼儿子,但更疼的是孙子!刘伯有四个孙辈。回想当年大孙子的离开,刘伯觉得「真像心肝被扯了一块下来」。

海外生活不习惯 孙辈不会说中文

没有孩子在身边的日子孤单又漫长。刘伯与老伴去美国和澳大利亚都住过一段时间,但很快就回来了。「国外的环境是好,但上个商场也要开着车去,一个快80岁的老人哪会开车?住在别墅里如同坐牢!」而且孩子的生活习惯已经西化,和老人总有些磕磕碰碰。

四个孙辈,除了大孙子以外,其他几个基本只是能听懂中文,不会说不会写,平时甚少与刘伯沟通。所以,虽然到国外可以享受更好的生活条件,还有子女相伴,但生活习惯的差异还是让刘伯与老伴主动选择了空巢。

儿孙回来 又没有多少时间真正相处

20 多年间,两个儿子还从来没试过中国新年回家过年,刘伯和老伴已经习惯了两个人的过年。

今年有一次,两个儿子终于带着全家回来了,在家里待了十几天,「20年当中也只有这一次。」大家回来的第一天,才真正意义地好好聚了一聚,还照了一张全家福。「这是第一次照全家福。」刘伯的话音里竟然有了一丝孩童的憧憬和甜蜜。。

但是,十几天的时间也很短,两个儿子都是大忙人,回来还要访师会友,小儿子在回国的几天,还要走访几个城市讲学,刘伯没有多少时间和儿子们正经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