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开户

广州老太捡破烂抚养20名被遗弃孩童

【7月16日讯】在普宁,有一位年过五旬的拾荒阿婆,叫张菲,一辈子没结婚,一边捡破烂,一边抚养被丢弃的孩子,如今身边还有近20个大小不一的孩子。

据广州日报报导,儘管孩子长大了就离开家不再回来,可对于20多年的收养历程,张菲并不后悔。从「妈妈」到「奶奶」的变化,这个老阿婆这几天迎来了大喜事——她抚养长大的一个女孩今年考上了高中,而且是普宁一中。但就在7月13日,报名入学的日子已截止,这个「最高学历」的孩子因为付不起高额的学费还没能去报名。

晚上孩子睡了才去捡垃圾

「弱肩担起人间爱」,在普宁市流沙西街道平湖村平宁庄张菲的门口,贴着一副已经褪色的对联。敲开门,2个孩子先从铁门里挤出来。张菲用一只手推着门,一边弯着腰用手把身边的孩子往屋里拦。「进来,进来。」

张菲的家不大。大约14平方米的客厅,半边堆着一大堆儿童衣服,一角煮饭烧水,中间的空地就成了七八个孩子的活动场所。这个家很少有客人来,连椅子上都堆满了衣物,张菲赶紧张罗着去收拾。转个身,她又发现一个孩子尿裤子了,赶紧又去忙着换尿布……

「我现在根本没时间去捡破烂,白天走不开,家里这幺多孩子。要等到晚上他们都睡了,我才出去捡一点。」张菲说。如今,张菲家里的孩子有16个,跟3年前相比又多了好几个。

「我也不想再收养孩子了,照顾不了那幺多。可晚上出去捡垃圾时还是碰到了,你说我能不管吗?」

广州老太捡破烂抚养20名被遗弃孩童
张菲老太和孩子们(网路图片)

孩子离开只要不犯罪就行

来到普宁20多年,张菲收养孩子的经历就有20多年。如今,最大的孩子已经有27岁了,出去打工后很长时间没有音信。「今年春节前,给我打过电话,我问她在哪,她不说。我知道,她是怕我去找她。」张菲说。

从几个月大的婴儿长大成人,从张菲身边走出去社会闯蕩的孩子越来越多,可联繫的越来越少。「有联繫的三、四个,在外打工,也没有给过我一分钱。」张菲平淡地说。

这个满脸皱纹的阿婆不求任何回报,她对外出的孩子只有一个盼头——「不饿死就行了,我的担心就是他们在外面做坏事。」

为纪念养母孩子都姓吴

张菲的孩子们全姓吴,因为当年收养张菲的老太太姓吴。「我让他们都随我养母的姓」,张菲说。吴老太收养张菲时,张菲还很小不太记事,只记得给带在身边养大了带到福建。

「那时候养母已六、七十岁了,就养了两个孩子,一个是我,另外一个比我还小。」张菲说,养母也记不清在哪里捡到的她,可能是安徽或山东一带,10多岁时,她就开始给人做事,哄小孩、当保姆,只要能讨到饭吃就什幺事情都做,最后跟养母失散,再也没联繫上。20多年前,她流浪拾荒到了普宁。

张菲走过了自己养母一样的路,只不过她收养的孩子更多。因为文化有限,孩子太多,她给孩子起名字也很简单。

「这个孩子4岁,叫朋朋,另外一个孩子,就叫友友。合起来就是『朋友』。」张菲笑着说。当然,家里还有叫「星星」、「月月」的。最有意思的名字,叫「吴用」,张菲说这个名字其实是希望孩子长大了能够对社会有用。

女儿考上高中没钱报名

当地公安、民政等部门对张菲一家给予了关注。3年前,普宁市公安局为张菲所收养的8个孩子上了户口。如今,民政部门给张菲一家2个低保指标,每个月有540元的补助,这几乎成了张菲一家全部的生活来源。

16岁的吴丹丹从屋里怯怯地拿出一张《新生入学通知》。原来,丹丹初中毕业考试,考上了普宁一中,成了一名正取生,但每学期的学费和住宿费超过1,000元。7月13日,普宁一中的高一新生入学报名已结束。丹丹把这个《新生入学通知》一直放在身边,没让妈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