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开户

广州老干部子弟控告江泽民

目前,以法轮功学员为主体的大陆民众纷纷向中国大陆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提出控告江泽民,流亡美国的广州老干部子弟赵愉女士也提出了控告,控诉江泽民这16年来迫害法轮功至少犯下十几条罪行。

老干部家族十几人修炼法轮功

修炼法轮功已超过22年的赵愉女士原来跟父母一起居住在广州市北较场横路3号大院,这里是广东省公安厅与广东省安全厅的宿舍大院。赵女士的父亲赵庆生原是广东省警官学校的常务副校长。

「我父亲曾参加过辽瀋、平津两大战役,是副厅级离休干部。」赵女士说,广东公安政法系统有很多在位的官员是赵女士的父亲的学生。

赵女士被中共迫害前是长溢进出口公司的办公室主任。赵女士说,这家进出口公司其实有广东公安厅和安全厅的背景,是他们的小金库,也是属国安的外围情报机构,专门帮公安、国安购买器材的。

赵女士介绍说,她父亲原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1994年1月,父母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他们身体就变得越来越好。看到她父母的身心巨变,她家族中有十几口人先后走入法轮功修炼。

「我在1994年12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7月,我生孩子时落下的产后风,全身疼痛、怕风、怕冷的症状完全消失,人也变得善良开朗。」赵女士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使人身心健康,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

「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就是江泽民」

自从1999年7月,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对法轮功进行了长达16年的残酷迫害。赵女士因不放弃修炼,先后被中共非法拘禁2次、15天拘留2次、非法劳教两年,还长期被监视、监控。儿子受到学校的歧视,亲属被警察骚扰而担惊受怕,数名亲人在中共直接或间接迫害中离世,还有亲人目前仍在被非法监禁中。

「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就是江泽民,一切迫害的根源都是江泽民一手製造的,他逼迫全民迫害法轮功,所以一定要控告他!」赵女士说。

赵女士是广东第一批被中共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之一,当时除山东、辽宁等少数省份外,大陆许多省市对镇压并不积极,广东到1999底仍然有「法轮功绝大多数是好人」,「在广东不判一个」等说法。在江泽民和罗干的高压下,广东才开始劳教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胡锦涛的清华大学同班同学张孟业夫妇。赵女士曾跟张孟业夫妇一齐去北京上访被截回。

赵女士说,她在劳教所里受到了长时间酷刑、性羞辱、劳役等折磨。她被劳教期间,她父母除照顾她儿子外,还轮流去北京上访。她父亲在北京上访被扣压时,她父亲的学生们就偷偷把他放了,并送他上飞机回广州。

「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后,我父亲就曾积极找时任广东政法委书记的广东公安厅长陈绍基和「610」办公室的官员谈他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的亲身经历。」赵女士说。

因赵女士父亲的学生遍及广东、海南,影响很大,陈绍基当时要求她父亲放弃信仰,公安厅「610」老干处还指示大院的邻居们监视她一家的出入和来往客人,警官学院的官员们还专门找赵女士不修炼的兄弟们,逼他们管住父母,不许出面上访,否则影响他们的生意,这样就致使赵女士的家人互相对立,甚至怨恨。

1999年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后,赵女士的二姨郑海舜、叔叔赵庆平、婶婶李妙香因害怕和受中共抹黑宣传的欺骗放弃了修炼,因此先后病重去世。三姨郑海玲也因丈夫、女儿多次被非法关押,在2002年不堪迫害含恨离世。原是法轮功中山市召集人的三姨父黄连德先后被劳教过3次,因长期受迫害在2013年2月去世。表妹黄醒瑶多次被中共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目前还在广州女子监狱受迫害,致使她身患癌症的丈夫孤身一人在家中病逝而无人知道,情景非常凄惨。她的母亲因害怕而逐渐失忆,她的父亲也在高压迫害中于2013年去世。

赵女士表示,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推行的是「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迫害政策。赵女士认为,江泽民直接或间接至少犯有:侮辱罪、诽谤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滥用职权罪、诬告陷害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虐待被监管人罪(在监狱、劳教所等关押场所内使用酷刑虐待)、徇私枉法罪、侵犯通信自由罪、性迫害罪、群体灭绝罪和危害人类罪等,因此,赵女士向中共最高法院和最高检查院提交《控告书》,提请司法机关,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将其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