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开户

后翁长时代琉球将何去何从?(上)

被称为“琉球斗魂”、反美军基地运动领袖的前任冲绳县知事翁长雄志,自2000年起连续担任那霸市长14年期间,及2014年出任冲绳县知事以来,旗帜鲜明地要求美军撤出普天间基地,敢于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及美军司令将官叫板,但他不幸于因胰脏癌去世,从此琉球政局进入“后翁长时代”。

翁长雄志的殒落,对反美军基地运动、琉球复国或所谓的冲绳独立运动而言无疑是一大损失。2018年初名护市长选举由执政党自民党、公民党和日本维新会推荐的渡具知武豊当选,安倍首相原打算藉此加速普天间基地搬迁至冲绳县名护市边野古地区的计划,并推派宜野湾市长佐喜真淳参加2018年的冲绳县知事选举。

然而,翁长雄志的去世反而激起琉球反美军基地的民意进一步高涨,冲绳县知事选举最终由日本共产党、立宪民主党、国民民主党,以及冲绳社会大众党等反基地派共同支持的玉城丹尼击败佐喜真淳而获得胜利,玉城丹尼由此接力翁长雄志,成为“后翁长时代”琉球反美军基地运动的新领袖,琉球问题的局势发展也由此进入了新阶段。

美日双殖民体系的压迫

从1609年萨摩藩入侵琉球并逼迫琉球向日本朝贡,到1879年日本假借台湾牡丹社事件而出兵并吞琉球并改设冲绳县,再到二战后美军托管在琉球设立军事基地,乃至1972年美国片面将琉球行政管辖权移交给日本,琉球主权自古至今从未属于日本,琉球或者日本所谓的冲绳自1972年以来便处于美日双重殖民压迫下。1997年日本国会强行通过《美军驻琉球法案》,无视琉球人民的强烈反对,将美军强驻琉球以法律固化下来。在可预见的将来,美日两国出于军事同盟与东海军事存在的需要,皆不可能主动放弃对琉球的殖民统治。

当前美军基地总共占琉球主岛面积约达20%,相对仅约日本土地面积0.6%的琉球,承担超过七成驻日美军基地面积,琉球29处港湾水域和40%领空也交由美军管理,换言之美军基地在琉球的面积要比在日本本土其他地方多约500倍。此外,驻日美军约5万人中便有超过3.7万人驻扎在琉球,若加上非军事工作人员及眷属则人数更多。特别是宜野湾市的普天间基地设于居民住宅生活区,堪称全球最危险的军事基地之一。

数十年来,军纪败坏的美军和日本自卫队在琉球已发生过无数次奸杀女性、撞车伤亡、窃盗抢劫、坠机事故、零件坠落等事件。根据琉球警方统计,自1972年至2015年底,驻琉美军相关人员的刑事犯罪案件总数达5,896件,包括强奸、杀人、盗窃、施暴等,平均每年130多件,其中每年约有3位当地女性遭到美军性侵。而从琉球本地居民的反映来看,实际犯罪数据还不止这些,因为许多受害者不愿被外界所知而放弃报案。

为了反抗美日殖民和美军基地,数十年来琉球人民持续不断地斗争, _要求美军基地迁出琉球,但美日两国政府几乎置若罔闻,执意将琉球人民捆绑在美日同盟的战车上,将琉球置于遏制中俄朝等国第一岛链的门户中心。虽然迫于民意压力, _日本政府不得不和美国洽商并于2006年签订协议,计划将宜野湾市的普天间基地迁移至名护市的边野古填海造陆地区,但琉球人民仍强烈反对该计划并要求美军基地完全撤离琉球。

出于对琉球民众承受美军基地危害的经济补偿,日本中央政府每年拨款大约3,000亿日元的“冲绳复兴预算”给琉球,2014年该预算增加至3,460亿日元,2017年减少至3,150亿日元,不过这些经费实际上只占琉球全年收入的一小部分。此外,尽管美军基地、驻军士兵及其家属所衍生的“基地经济”曾经是琉球经济收入的重要来源,但如今琉球对“基地经济”的依存度已从1970年的23.1%降至5.4%以下。2017年琉球外来游客达957万人次,首度超过夏威夷而创下历史新纪录,观光旅游早已超过“基地经济”成为琉球经济的支柱。

美国与日本两国政府长期采取“糖与皮鞭共享”的手法,压制琉球反基地的民意,意图使“冲绳复兴预算”和“基地经济”成为琉球经济难以戒掉的“毒药”,让琉球民众只能无奈选择“皮鞭下的糖”。然而随着琉球总体经济对两者依存度的大幅下降,美军基地已成琉球经济最大的发展阻碍,同时美军基地带来的安全危害与犯罪让民众不得安生,致使反基地的民意持续攀升。简言之,琉球人对此早已“受够了”。

美军基地迁移撤出问题的旷日延宕不仅使琉球民怨四起,还逐渐成为琉球复国或冲绳独立运动的逆向动力。近年来支持琉独的民意占比逐渐提高,当一部分琉球人意识到无法指望日美政府主动将美军基地撤出琉球,便开始将琉球独立视为解决基地问题的一条最终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