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开户

汪洋已成最大变数

出于对自身政治路线和十八大领导班子结构需要考虑,胡锦涛当然希望汪洋在十八大能够进入常委。但5月7日的投票对汪洋是个打击,按照7人常委格局,汪洋处于可上可下的边缘位置。

好在这个名单只相当于一个“党内民意测验”,仅据参考意义。中央在此基础上,还要根据民主推荐结果、组织考察情况、本人廉洁自律情况和班子结构需要(主要是派系结构、年龄结构、路线结构、分工结构等)等四因素反复酝酿,在此基础上,再在北戴河会议期间提出了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人选建议名单。

所以接下来的1个月时间对汪洋来说至关重要。如果各方能说服胡、或者胡愿让步继续维持9常委格局,则汪洋入常不成问题。如果各方坚持7人格局,汪洋入常,就意味着一定要有其他人被“酝酿”退出,这个“倒霉蛋”是谁引人关注。对汪洋来说,他的优势集中在四个方面:

一是从派系上,汪洋得到胡、温鼎立支持。胡汪关系密切人所共知,胡欣赏汪的闯劲,汪能精准领会胡的思维。老牛说过,胡汪两人形同叔侄,据说汪洋每次到京开会,无论会前会后,总能和胡单独晤面,面陈执政得失。

而汪温的关系,据说汪洋在做发改委副主任时就中国的城市化问题和温有过激烈争议,08年汪洋在广东“腾笼换鸟”,因为恰逢金融危机冲击,温出于就业考虑亦叫停过汪的政策,两人确有历史芥蒂。但后来因为政治需要,温、汪二人迅速走近,去年春节期间就有高层人士告诉老牛,说如果让温推荐一个入常,那他一定会推荐汪洋。就这个消息,老牛年前写过一篇《汪、温才是同路人!》的文章,现在所有海外媒体和政治观察人士都在拾老牛牙慧。

二是从路线政策上,汪洋有三个得分点。汪洋属于中共党内的“改革派”,不管外界如何争议,他是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践行者,这是汪洋的得分点之一。

汪洋对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和“社会管理”理解、执行到位,而胡锦涛目前最大的顾虑,除了执政党的四大风险危机,就是他的“科学发展观”在十八大后会不会被继续贯彻执行。胡为此忧心忡忡,在党的会议上反复提及,担心外露,毫不掩饰。这是汪洋的得分点之二。

汪洋在广东打击贪腐不遗余力,战功卓着,而以打击贪腐为主线的“吏治”则事关习近平的“纯洁性”建设。所以习出于党派政治考虑,在是否推动汪洋上位的问题上会很纠结,但在十八大的政治路线上,习不用担心汪洋会“革”他的命,这是汪洋的得分点之三。

三是从年龄上,汪洋具有年龄优势。根据中共领导梯队换届规律,十八大常委格局要同时为十九大垫定基础。也就是说到2017年换届时,留任常委要达到半数以上——七留四、九留五——这个惯例据说是由老邓钦定,是为了中央方针稳定考虑。

而目前已经确定会在十八大入常、并可能在十九大继续留任的只有习近平、李克强、李源潮三位。其他人候选人,除了汪洋之外,2017年都得超龄退位。所以如果汪洋在十八大不入常,则整个游戏规则可能都要改变,老牛不认为江胡等人有改变老邓遗诏的政治魄力。

四是在工作经历和特长上,汪洋具有广东经济重镇工作经历。对中共来说,过去三十多年年之所以能维持社会基本稳定,快速发展的经济为大部分人在经济上得到利益是重要原因之一。但在经济增长放缓、利益集团胃口却越来越大的情况下,能吃到老百姓嘴里的饼就越来越小,社会公平会越来越成问题,这就对社会稳定和中共继续执政构成了很大压力。

众所周知,确保执政权和社会稳定是中共所有工作的本质和核心,而在可预见的未来数年,受世界经济不景气影响,中国经济面临又下行风险和结构调整的双重压力。而这正是本轮政法调整中一面要求政法体系维稳思维进行“方向性”转变,一面却在国家机器中继续提升其重要性的根本原因。所以各位如果不想看到中国变成一个“警察国家”,除了祈祷中共在打击贪腐、与利益集团切割、促进社会公平建设上能有所作为外,恐怕只能寄望于像汪洋这样在经济方面有经验的官员进入领导层。

综上所述,老牛认为,虽然汪洋在党内民主推荐上的排名不很靠前,但他在十八大入常仍然具有极大竞争力,其概率超过65%。当然,也不排除江派阻力太大,胡温未能如愿,汪洋被拦截在十八大常委之外的可能。但老牛认为,即便这个35%的小概率事件发生,汪洋也会进入国务院,担任主抓工业生产的副总理,类似现在张德江的角色,在十九大上登堂入室。

(后记:以下是老牛年前拙文《汪、温才是同路人!》,主流媒体和观察人士刚刚得出这个结论。蒙各界朋友抬爱教诲,能让老牛先人一步透视未来,洞悉高层政治玄机,总算没有辜负各位大小“牛粪”莅临,这让老牛感到一丝欣慰,亦是老牛不断努力耕耘的原始动力!)